字体:  

黄昏雨,催得流年,有恨何时了?

laosi 发表于: 2019-6-09 22:30 来源: 第6感海外华人网


日斜暮迟,瑟瑟秋风裹挟着寒冷从我身边呼啸而过。凝望远处,枫林萧索流下殷红的血泪含悲不言。河水泛起盈盈泪光,说很想大哭一场,于是水面波涛汹涌。
晚云露出悲戚之容,心里的愁绪重重的压着她,身体再难轻盈。群山静默着,一语不发。苍茫的夜色中仍然看得见他失神的眼眸无光。
  
  茅檐人静,蓬窗灯暗,整晚连江风雨。辗转不寐,披衣而起,与一盏青灯对坐。灯火明明灭灭,屋中忽亮忽暗。雨敲打窗棂,声声急促,
欲寻一处栖身之所。风破门而入,瞬间占据一室,便得意忘形到处游走。我索性推开窗,雨迫不及待冲了进来与我撞个满怀。我掸了掸身上的水珠,
好生恼怒。就在我抬头的一刹那,一阵凄婉的歌声随之悠然飘来:“山有木兮木有枝,心悦君兮君不知”。我恍然,随即向外望去,看到的是只有墨一般的夜。
  
  这是你我的别离之歌,时隔多年我依然记得你轻吟浅唱的样子。水之畔,你立于船尾。眉如远山,眼波流转,未启朱唇泪已决堤,
千般言语只为索取我的挽留。我转身离去,歌声四起。再回首,你已起舞。曳地的长裙,飞舞的水袖,云鬓散落发与风纠缠。
那一袭白衣不停地旋转,眼里已没有你的身影,而是漫天落花娟娟的飘扬。花的幽香扑面而来,我便醉了,然后人事不省。

[rm]https://mp3.itingwa.com/2019-03/14/20190314064010-ODkwNTUz.mp3[/rm]

别离之花,君之泪。流淌在我心上。